責編:高理洲

文學藝術

一個宏大的敘事

發布日期:2020-02-03

一個宏大的敘事

組詩/張禮

在一塊空地上

 

這塊空地,有比巴掌稍大的遼闊

我肯定,這一定是塊風水寶地

可以蓋一間比紙盒大的房子

等我們終老,讓靈魂在這兒棲息

空地并不空曠,邊緣有轟隆的聲音傳來

 

故鄉的老屋倒塌,留下一塊空地

空地像一只空口袋,空在那里

時間,蛇一樣溜走

這兒什么也沒有,除了閑置還有拉不完的空

先是風把幾片樹葉吹來

接著來了一只多余的小狗

 

接著是一群人來轉了幾圈

一汪沉默的地方,文章開始寫得太滿

要留有余地,給讀者自已去填補

言外之意,建筑樓群要留出一些余地

給綠樹給花草給陽光與天空

一群麻雀聚在那里嬉戲

三三兩兩的老人聚在那里聊天

 

冬天產生的幻像

 

我對小城或者這個冬天,沒什么留戀的

冬天只是一些灰色云團的堆積體

裹挾著大量的塵埃

此刻我正坐在冬天的對面

與一場北來的風對峙

 

從沒想過去隱遁,冬雨就在窗外

冷空氣不停地,往脖頸往褲角的縫隙可勁地鉆

讓一堆燃燒的欲望再次喊疼

海鷗,從北向南飛翔,繞過我僵硬的視野

燙傷了一個南方人,老邁的眼神

 

冬天,時間變得更加復雜凌亂

陽光,在地上留下蜂蜜一樣的包漿

冬日的陰影里一些酸酸脹脹的痛楚

若撕裂的蛹一樣暖流涌動

讓躲在屋子里冬日,如坐針氈

 

這個冬日,我想從小城出發

沿著一個神秘的渠道去追趕遠去的人

我不愿被那個神秘的卦象所蒙蔽

在荊棘之路上匍匐,一條受傷的河流

傷口慢慢愈合,這是一個隱忍的善念

 

夜幕下的燈盞

 

豆油燈和菜油燈熄滅以后

煤油燈又亮了

一些門虛掩著,一些門是緊閉的

夜幕降臨的山村,人們虔誠點亮油燈

那么一點光,弱弱的,影影綽綽

蠶豆般的火焰

卻讓幾只飛蛾倉慌的逃竄

 

曾經,土房溫暖

爺爺用顫抖的手撥弄彎曲的燈芯

手指邊的燈光,撕裂了黑夜

影子,從黑夜里掙脫出來

爺爺的三兩聲咳嗽聲

打破夜的寧靜,放大了燈光的影子

那時拉上窗簾,黑與光明相隔一層布

 

煤油燈與爺爺一樣,說老就老了

如今,那微弱純潔的老煤油燈

沾滿了灰,無法掩飾一個村莊的煩惱

遺棄在老屋角落的煤油燈

沾滿了灰塵與油污

 

一豆昏黃的燈光,保佑著爺爺

不讓爺爺迷路或跌倒

小油壺,為一絲微弱的火光續命

給夜行的祖先和菩薩指路

如今我不大習慣山村夜的寂靜

爺爺不習慣電燈的光芒

 

 

一只擱淺的船

 

一條船在淺灘處

像一個隨意寫下的逗號

船的主人,早已經不知去向

擱淺的船旁,沙灘上留下了貝殼

還有魚的呼吸

 

自由與生命,是魚的兩姐妹

海上還要有鹽還要有愛

魚才不會擱淺

陽灼燒著卡在淺灘船的皮膚

風吹著船舷兩側,偶爾

有一只兩只鳥兒,在此停留或借宿

 

更多的時候,滿滿一船艙里

裝的是寂寞與孤獨

只有漲潮,才是回到過去

恢復平靜的唯一希望

 

船,還有魚都需要海水來包裹自己

才能向更深的地方進發

擱淺是一時的,可以擺脫桎梏與沙灘

把夢一直劃向遠方

 

土豆發出的光芒

 

你是泥土的孩子,一群農人家的孩子

土里土氣,城里人說你土得掉渣

有著扎根土地的沉默

對于一種褻瀆你們都默不作聲

 

土生土長,比土著還土著

你們卑微,卻長得實實在在白白胖胖

你們是一只只伸入泥土里的手

帶著破土而出的狂喜

有云朵的白,有土地的黃

你們的笑,若午后的陽光一樣流蜜

 

失修的柴扉,關不住暮色的涼

作為一種土里的豆子

你們骨子里就安靜,也很隱忍

作為人世間一種美食

或煮或燉或烤,都不忘初心

在形形色色的唇齒間,你們都有一種

本真,形成食物的一種絕配

 

揮揮手掌

 

那一年,有人在城樓上

揮了揮手掌,便有許多人落淚了

那只手掌成了一個傳說

后來我懂事了,也在家鄉的城樓

揮了揮手,卻沒有風起云涌

城樓下面只有幾個朋友

朝我露出微笑,他們沒一個人鼓掌

 

我伸出的手掌上面爬滿了樹枝

還有許多縱橫的裂口

許多年過去,我去了北京的城樓

學著某人揮了揮手

我不覺得我的手可恥,只是忘記了

手掌還可以相握,還可以一掌打出去

無所畏懼的,打碎許多人的夢

 

我真的失語了

 

作為一朵將蔫未蔫的花

一定猜不透一只蝴蝶為何失語

有些人不是不能言語

他們不置一言,只是不想發聲

 

就像一只蝴蝶或者蜻蜓

真想像一粒微塵那樣更加渺小下去

善者很善,而惡者很張揚很無畏

他們都沒有時間懺悔

 

誰能猜出,失語的人是否還能發聲

一些人保持沉默,并沒有失語

失語,并不是一種久治不愈的病

有時候半壺燒酒,能治愈心頭多年的風寒

 

簡介:曾用筆名:雪克、流水,曾于《人民文學》《中國作家》《民族文學》《鴨綠江》《詩歌報月刊》《詞刊》《中國詩人》《讀者》《作品》《北方文學》《工人日報》《中國青年報》《滇池》《邊疆文學》《四川文學》《散文詩》《世界詩人》《青春》臺灣《葡萄園詩刊》《創世紀詩刊》《心臟詩刊》《秋水詩刊》《笠詩刊》香港《大公報》《文匯報》《中國文學》《文萃》德國《歐華導報》澳門《澳門月刊》美國《新大陸》《品雜志》等數百種刊物發表作品。有詩集《北回歸線上陽光》等出版。有作品譯成英、德等國文字。曾任云南省當代文學研究會理事、普洱市作協理事、墨江縣文聯主席。曾獲第四界池幼章文學獎、首屆雁翼詩歌獎《文苑春秋》2012年度詩歌獎等。著有長篇小說《隱形按摩師》《茶馬大院》等。

 

返回頂部
德州扑克培训大师 手机麻将*神器下载 武汉麻将怎么打k五星 星悦陕西麻将 熊猫麻将有没有外挂 快乐十分 2018上证指数走势图 青海快3开奖 专业期货配资 江苏七位数第2ooo5期 海南麻将游戏下载 股票涨跌的意义 快乐十分重庆 2011年3月上证指数 三国卡五星麻将 江苏快3平台 格物策略